SEO外包-折颜白真-折颜白真 不就断个袖么?(折颜x白真)、折颜白真

SEO外包

当前位置:SEO外包>SEO资讯>

折颜白真 不就断个袖么?(折颜x白真)

发布时间:2021-05-14 21:57   来源:网络 关键词:折颜白真

折颜白真


折颜唯一的趣事也就是白止帝君家的老四白真了。 图片来自互联网

1

折颜算来也是一只三十六万年的老凤凰了,从来不会因脸面问题而落得什么不愉快,因为脸面是个啥,他压根儿就不知道!

唯一叫折颜寻得上乐趣的一件事,算是白止帝君家的老四白真了。

当初白真出生的时候,其他人巴巴地过来道贺,赞他长得好看,反倒是折颜,随口评论了一句,这团子真是丑。而后又觉着不太对付,就加了一句,以后长开了就好。这下子可倒是好,本来憋着眼泪准备装男子汉的白真,哇地一声,哭了出来。

就是这么一件事,硬生生叫白真记了一年。

第二年白真过生辰的时候,他便巴巴地盼着折颜过来,好看看自己可爱的模样。一大早上,小白真就缠着父君白止,一直问是否折颜会来。白止倒是有些诧异白真竟然还能记起来折颜,便点点头。得到肯定的答复,小白真就守在那小水塘旁边扮可爱,一会儿睁眼睛,一会儿做鬼脸......怎么可爱怎么来。左等右等,折颜终是来了,这一来,便看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在那小水塘边。折颜笑着夸了一句,这是哪家的小孩,竟生得如此好看。白真一听这话,笑开了,抱着折颜,“吧唧”亲了一口。

这个漂亮叔叔终于称赞他长得好看了。

四海八荒,倒也平静,日子无聊,却是过得飞快。一眨眼,就是十五六万年的时光。

白止帝君终于把小五,也就是他的宝贝女儿,十四万两千七百三十八岁的白浅给嫁了出去,嫁的人是那天上小她几万岁的天孙夜华君。白浅和夜华的情感之路算得上是磨难重重,好不容易顺了些,夜华君却又生祭了东皇钟,叫白浅好一记撕心裂肺。好在夜华杀了四大凶兽,继承了父神的神力,保得一命,叫白浅等了三年,终得团圆,否则白浅定是生生颓废下去了。

既然青丘的大龄剩女都已经嫁人了,白真这个大哥却这么剩着,实在不是一个道理。

于是,白止帝君就很殷情地开始筹措起白真的婚事来,连折颜也跟着被拉进了这件事里来。

几万年来,白真被逼着,倒也是见了几个姑娘,只不过最后不知为何,姑娘们生生逃了。

白止帝君很郁闷,自家儿子长得也是一派风流,虽然偷鸡盗狗,可也算带的出门,为何这么多姑娘见了一次就全跑了?

折颜很无奈,他倒是不想管这事,可是和白止是老交情了,又哪能不帮?更何况,白真算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小狐狸,又喝了自己那么多桃花酿,哪里能没有一点感情?

白真倒是无所谓,自己一个人过日子挺好的,想干啥就干啥,哪里会有人来管?

更重要的是,白真有喜欢的人。

看官看到这里,自是用脚指甲盖都可以想出来,那人是谁,自是三界中顶顶不要脸的老凤凰——折颜上神。

2

至于白真为何偏偏喜欢上折颜?他自己也是说不清楚的,明明小时候只是想证明自己长得好看,怎么就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了?喜欢折颜,喜欢到有些小心翼翼。告诉他,怕是会回一句,真真,别开玩笑,不告诉他,自己难受得紧。

白真这几万年来,除了自家妹子白浅之外,唯一上心的,也不过就是折颜这只老凤凰了,可是却想说说不得,着实憋气。一憋气,就跑去喝酒,一喝酒就在人家桃树上睡上老半天,每次都是折颜给他扒拉下来,放在自己床上,说是怕感冒。

白真觉得有些好笑,感冒这个词,从他出生开始,就从来没有碰到过。

不过这几万年的时光,白真心态倒是好了不少。要喝酒就往折颜的十里桃林里面跑,折颜储备的桃花酿是够的,别人也许得不到一坛,他倒是想喝多少都可以;或者是懒懒散散地在青丘某个草地里,看着天上云卷云舒,也算得上自在。

白真又开始往折颜那处跑,拿了一瓶桃花酿自顾自喝得开怀。折颜从天君那里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白真一副半醉半醒的样子,怕是又要喝醉了,怎么从来就不注意自己的酒量呢?

“爬那么高,不怕掉下来么?”折颜好笑道,每次喝酒爬到他的桃树上,算是怎么回事?

“不怕,有你接着。”白真一转头,看向折颜,眸色似水,喝酒的嘴唇泛着光,十分好看。白真坐在了树上,身体有些不稳,却还是问道,“你这是从哪里回来?”

“我刚从夜华那里回来。”折颜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,“小白和夜华要给阿离取个称号,叫做’黑子’。上次小阿离往你那里跑了,这次却变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,阿离正难过呢!我顺带着安慰了他几句。”

“你还会安慰人?”白真表示很疑惑,老凤凰安慰人,着实太不可思议,“我怎没见得你安慰过我?”白真的声音有些闷,好像真的还没有过。

“真真,你何时难过过?”折颜问道,“总是一副笑着的样子,我倒是想安慰你,也没有什么机会。”

“……”白真有些无语,果然自己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太没心没肺了,折颜根本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“你接着我。”白真说完这句话,就从桃树上往下跳。

折颜还没有缓过神来,就看到白色的身影跳了下来,大脑里还没有想怎么办,手倒是很诚实地伸了出去。无奈白真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娃娃了,怎么也有些分量,就算他力气极大,也总是会缓冲两步的,更何况,他力气不大。白真这一跳,就直接趴在了折颜身上,折颜被压在了他的身下。

“真真,起来。我这一把老骨头,可经不住你们年轻人压迫。”折颜笑着,稍微推了推白真,“真真,你不会又睡过去了吧?”折颜哭笑不得,每次都要他这个老人家来收拾烂摊子。

“没有。”白真埋在折颜身子上,闷闷地回答,而后抬起头,看向折颜,目光流转,三千世界尽在其中。折颜倒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白真,有些愣神,每次都是醉酒睡着的白真,虽然依旧好看,却是没有这样的风情。“折颜,我可不可以——”

“嗯?”折颜疑惑道,等着白真说接下来的话。

“亲你一下。”白真说出了接下来的话语,折颜这下子呆住了,白真看着愣住的折颜,直接就亲在了他的嘴上,而后......睡了过去。

三十六万岁的老凤凰折颜就这样呆了很久,他脑子着实没有转过来。

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,到底是何时对他起的这种心思,他竟然一无所觉。要是别人这么干了,折颜早一把火烧过去了,可是,那是白真,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。

折颜抱着白真,把他放在了自己的床上,别感冒了才好。

若是白真醒来不记得此事,甚好不过;若是记着,他得想想该怎么办,毕竟阴阳调和才是正理,估计是到了春日,白真需要找个人来陪了。

折颜觉着自己需要好好思考一下。


我想了想,我定是喜欢你的。 图片来自互联网

3

白真过来找折颜的时候,被守在一侧的童子告知,说是折颜上神最近遇着了伤脑子的事情,正在桃林中想着解决方法,不见任何人,包括白真。

白真自然是记得那天他喝酒干了一桩什么事情,四海八荒也就只有他一个人敢这么干而不被折颜打死的。白真其实有些后悔,怕折颜不再理自己了,却也觉着自己干了一桩事情,了了自己的心愿。

折颜到还没有不理他,不过也不远了,说是想事情,就把他拒之门外了。

白真没理会那童子的话,进了桃花林。童子拦也不是,那可是折颜上神最宝贝的白真,不拦也不是,折颜上神的命令又不能违抗。也就在童子自我纠结的时间,白真已经在桃花树下找到了睡着的老凤凰。

“不是说想事情,这怎的睡着了?”白真倒是不管折颜睡没睡,今日来,他不过是要讨一个答案。

“嗯......”折颜听着有人说话,大脑不算太清醒,“不是告诉过你,别放人进来的么?”好不容易坐了起来,转头一看,“真真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“怕是我不过来,你是不会找我的。”白真看着睡眼惺忪的折颜,“我来,不过是想同你说说那日的事情罢了。”

“真真,那日你酒醉,我当是你犯了糊涂。”折颜站起身来,“择一个日子,我给你介绍几个姑娘就好了,想来你也到年纪了。”其实都已经过了年纪。

白真听着折颜说这话,怒从心起,明明想来问他的答案,到嘴的却是这样的话。白真走到了折颜的面前,拉过折颜,直接亲了上去。折颜这下子真算是觉着自己养的小孩反了,到底哪里来那么生气,他嘴巴都要被他咬出血了,这哪是亲吻,简直就是谋杀啊!

“现在呢?”白真有些气喘,却瞪着折颜。

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,现在可算是清清醒醒地强吻了自己一回,还一副很理亏的模样。折颜抚额,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总不能把白真打一顿出气,这是他万万做不出来的事。“真真,你这是何苦呢?”折颜只能苦笑。

“折颜,我今日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你,我喜欢你,我白真喜欢的人是你折颜,从头到尾都是你折颜。”白真拉着折颜的衣服说道,目光很坚定,硬是叫折颜没了办法。

“真真,你容我好好想几日,我这脑子转得慢,有些缓不过来。”折颜觉着这世界变得有些快,自己一把老骨头不太接受的了,他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想想。

“好,七日之后,我自会来找你,行不行就在你一句话。若是应了,我自是求之不得,若是拒了,我便从此不来烦你,我白真从来不是一个拿得起放不下的人。”白真说得时候有些发狠,折颜见着他的眼圈都红了。

白真拂袖而去,留下折颜一人在这桃花树下,抚额叹息。

折颜翻来覆去折腾了两日,还是没有想明白,白真为何会喜欢他,就索性去找了自己的好友,白真的老爸——白止帝君。

“白老头,我最近反复想一个事,可是我却是怎么也想不通。”折颜省了力气,直接开了口。

“不要叫我老头,一样的年纪,我已经子女成群,而你,还只是一个人。”白止不客气道,“到底什么事情,竟让你这副模样?”要说这只老凤凰还有解决不了的事情,真的可以算得上是一桩趣事了。

“我自是问你,若是你辛辛苦苦看着长大的孩子,告诉你,他喜欢上你了,你怎么办?”折颜有些苦恼。

“白真那小子?”白止倒是眼皮都不眨一下,怪不得白真最近几天,神情都不太对。

折颜沉默了一会,点头应道,“是。”

白止看着折颜把白真带大,从小闯祸也是打着折颜的名义顶着,只是没有想到白真会喜欢上折颜,还直接跑去人家那里告了白。白家怎么出了个这么怂的儿子,喜欢直接压倒不就行了?看看小白,夜华从来都是追着她屁股后面跑的。

“那你讨厌吾儿吗?”白止问道,手里倒腾小花的铲子倒是没有停下来。

“我怎么会讨厌真真?”折颜觉着这个问题有些好笑。

“那你觉着配得上吾儿的姑娘有哪几个?”白止又问道,眼皮都没有抬一下。

“以前介绍的姑娘太斯文,不太配得上真真的性子,现在的神仙越活越回去了,暂时我是想不出,谁能配得上真真。”折颜说道,摸了摸下巴。

“那若是有一日吾儿大婚,你会怎么做?”白止继续发问,种花的坑快挖好了。

折颜思考了一会,才缓缓说道,“我依旧无法想象,真真大婚的景象。”

“那么,你还来问我作甚?”白止种下了那棵花,抬头,看了折颜。

折颜的脑中,却是风雨交加,精彩至极!

原来如此!

4

第七日,白真进了桃花林,却被告知折颜上仙去了天上,还没有回来。

白真气了,正抬脚往外走,却听得声音传了过来,“真真,你这火急火燎的,要作甚?”调笑的语气,除了折颜还会有谁?

“你想好了么?”白真冲到了折颜的面前,说话的声音却低了下来。

“真真,若是我说不,你是不是真的要同我一刀两断?”折颜笑问。

果然,还是不行么?白真苦笑,自己还是入不了他的眼,“是了,我以后定是不来缠你。”白真松开了折颜的袖子,语气低了下去,转身要走。

“你倒是听我把话说完,真真。”折颜拉住了想走的白真。

“你还有什么话?”白真别过头去,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去静一静。

“给你。”说着,折颜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白玉,同心锁的模样,“这是我求了夜华君,叫天上的匠人打造,你看看合不合适?”

“你这是……”白真看着手里的白玉,觉着有些不真实。

折颜叹了口气,“你爹问了我一些问题,我想了想,觉着着实不妙。我竟觉得没有姑娘可以配得上你,我也想象不出,你要是大婚,我会是个什么样子。若是我这都不明白,我也就是枉费了我的年纪,真真,我想,我定是喜欢你的。”折颜把脑海里徘徊了几日的话,说出了口。

“你说的,可是当真?”白真问得声音有些颤抖,抬头看着折颜。

“虽说我是一个王八蛋,但多少还是有些信用的。”折颜笑道,“所以,真真,以后你便是我的人了。”

“你何止是一个王八蛋,简直就是个混蛋。”白真嘴上说着这样的话,却把白玉放进了怀里。

“是,我是大混蛋,那么,大混蛋是否可以亲你一下?”折颜笑道。

白真看着折颜的脸覆了上来,闭上了眼。

桃花落下,又是酿酒的好时候啊!

二零一七年三月二日

大钱

埃塞俄比亚


莆田二级消防工程师培训
周口心理咨询师培训
猜你喜欢

热门话题